反腐十年,他心中却满是愧疚

来源:作者:《清风》杂志时间:2018-06-14 查看数:0

反腐十年,他心中却满是愧疚

13年前,熊立有通过公开招考进入道县纪委,成为一名纪检干部。13年来,熊有立大多数时间都在办案一线,与大多数一线办案人员一样,“加班”和“出差”成为他生活的注脚。个人与家人的聚少离多换来了数以百计的腐败分子应声落马,换来了群众利益得以保全。熊立有凭借自己的努力和坚持,成为永州纪委系统出名的办案能手。2017年9月,道县纪委案件一室主任熊立有被湖南省纪委评为“全省纪检监察系统先进个人”,在熊立有的心中,除了感谢组织的培养,这份荣誉的背后还有家人十多年如一日的支持和理解。

心中无愧亦有愧

4月的道县艳阳普照,西州公园里一片鸟语花香。妻子的预产期就在月底,熊立有自是喜出望外。多年来,身处办案一线的熊立有很少能与家人共聚天伦,这一次,他希望能陪在妻子身边。

4月4日上午,熊立有接到上级的电话,要求他下午5点之前赶到长沙报到,他被临时抽调到省纪委的办案组。妻子虽无怨言,但熊立有的心里却自感惭愧。

熊立有反腐多年,一边是累累“成绩”,一边是对妻子的累累愧意。十多年来,熊立有先后主持、参与查办党员干部违纪案件113起,涉及处级干部13人、乡科级干部60人、其他人员63人,给予纪律处分136人,其中移送司法机关46人。这在并不算大的道县,足以让腐败分子胆寒。十多年里,家庭琐事基本压在妻子一人肩上,尽孝育子也多是妻子一人周全。

2012年,熊立有被抽调到永州市纪委办案,离家时女儿尚在襁褓,回家时女儿已是牙牙学语。进门时,女儿喊他爸爸,惊讶之余还有心酸。

“可能妻子从一开始就在心底做好了准备,谁让她选择了我呢?”熊立有说,早在和妻子谈恋爱时,工作与家庭难以两全的现实就曾摆在了他们面前,但他们没有放弃。

2006年上半年,熊立有进入道县纪委不久,在查处一起关于退耕还林款的腐败案件时,熊立有需要和同事们一起到一个偏远的乡村走访。“七八天时间里,需要挨家挨户地核实信息。”熊立有的记忆里,那个地方实在太偏,连买日用品的地方都没有,也没有手机信号。

彼时,熊立有与妻子正处于热恋之中,基本是一天一个电话,为了和尚是女友的妻子联系方便,他特意买了一部手机。然而,由于当地处于偏远山区没有信号,所以那七八天里熊立有“失联”了。一个多星期联系不上,妻子急得直哭,最后哭着到县纪委找领导说,“熊立有丢了”。时至今日,这件事仍是很多领导和同事打趣他的谈资。

4月20日上午11点,妻子顺利做完剖腹产手术,看着病床上虚弱的妻子,熊立有五味杂陈。任何感激和表达歉意的语言那一刻都苍白无力。“没有妻子照顾好我们的家,我也很难安心工作。”5月7日,熊立有坐在本刊记者对面回忆起当天的情景时,一度言语哽咽。

心中有个“包青天”

熊立有出生于农村,父母都是憨厚朴实的农民。早年间,乡村治理多有乱相,熊立有自小见过,尤其是长辈办事被干部刁难的情景让他印象深刻。

1995年前后,由金超群、范鸿轩、何家劲主演的古装电视剧《包青天》热播时,熊立有几乎天天“追剧”。“我特别喜欢包青天,为民做主、惩恶扬善。”也就是从那时起,斗贪官、保百姓成为熊立有的梦想。

1999年毕业之后,熊立有就已身处体制内,在道县下辖的桥头乡工作。2004年,当得知道县纪委有岗位招考时,熊立有便毅然报考。“除了想到县城工作外,我确实很向往纪委的工作。”反贪惩腐,为民除恶,在血气方刚的熊立有眼中,无比荣耀。

道县县委大院至今仍十分简朴,都是“有年纪”的老房子。而十多年前熊立有进入纪委时,情况还不如现在。“那时候工资水平也不高,租房的话负担太重,我在县城也没亲戚。后来领导体恤,给我分了一间宿舍。”熊立有口中的宿舍,其实是道县县委大楼楼顶上的一个小隔间,夏天漏雨冬天漏风。“有时候下大雨,屋里所有能接水的东西都会派上用场,出门得像过河一样踩着提前摆好的砖头。”

而熊立有一住就是3年,虽然条件艰苦,但他却乐在其中。3年间,在简陋的宿舍里,熊立有熟读党纪党规,思考繁杂案情,夜里蚊子很多,满身大包小包。但这段艰苦岁月的磨砺,让熊立有迅速成长。党纪法规烂熟于心,方针政策信手拈来,熊立有在以后的工作中得心应手,对很多疑难案件的抽丝剥茧犹如卖油老翁一般。

一次,道县某局党组书记的妻子到县纪委反映情况称,她丈夫常年夜不归宿,怀疑有生活作风问题。经过查访,最后确认该干部确实与他人存在不正当关系。

在当时的语境下,生活作风问题属于私德,纪律处分并没有今天这么严格。若是一般人,面对这种线索,很可能只是沦为大家谈笑的趣闻而已。

但熊立有却“上心”了,他觉得,在这个现实的社会里,一个谈不上英武帅气或才华横溢的中年男人,是靠什么俘获其他女性芳心的呢?“答案似乎很明显,要么是权力,要么是金钱。”熊立有进一步分析,该干部每个月的工资是固定的,并且还要维持家庭开支,哪来的钱?会不会是以权谋私?

带着问题导向,熊立有和同事们进一步调查,最后查出了该干部违法违纪,贪污挪用公款,其利用手中权力为情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的不法行为。最终,凭借一条桃色新闻揪出了一名腐败贪官。

道县是宋代名儒周敦颐的故乡,一篇《爱莲说》百世流芳。同为道县人的熊立有自不陌生,“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是让人洁身自好,身在官场的话要做清官。但熊立有心中崇拜的清官典范却并非周敦颐,而是同为北宋名臣的包拯。个人能守廉自清固然好,但若能激浊扬清推动社会风气的转变,则意义更大。

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固然高洁美丽,但这少不了淤泥的反衬,而纪委的工作就是在清淤。熊有立说:“我的梦想是有一天我们纪检干部都能“无所事事”,这可不是偷懒的意思,而是希望我们无案可查。”

反腐十年,他心中却满是愧疚

熊立有(中)在于同事们交流工作

更多的是自己内心在博弈

心中有梦的熊立有已经在这条筑梦之路上跋涉了十多年,喜悦、荣誉、心酸、愧意相互夹杂,让他的生活比常人更加绚烂,也更加有分量。

大多数纪检干部都是如此,他们身处体制内,时刻紧盯社会的污浊处,直面由精英蜕变成蛀虫的腐败分子,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和腐败分子斗智斗勇, 远非卷宗文本所描述的那样简单。”每一次查办腐败案件,对熊立有而言都是一次艰辛的跋涉,有时候还要冒着极大的风险。

在外界看来,纪委查案更多的是与腐败分子进行心理上的博弈,“其实更多的时候,是我们自己心理上的博弈。”熊立有说。

2007年时,有群众举报道县存在一些地下赌场,有公安人员涉嫌为其充当保护伞。熊立有接手案件后和同事们展开了调查,后来发现赌场所在辖区的派出所个别人员存在重大嫌疑。后来查实,有一名辖区派出所的内勤涉案。但当纪委去找人时,该派出所的所长却百般推脱,并表示对该内勤人员的去向不了解。

熊立有和同事们转道该内勤人员的家中,仍然扑了个空。熊立有和同事们只好在附近日夜蹲点,暗中监视该内勤人员家。但几天过去了,仍不见要找的人露面。

这时,办案小组内部出现了分歧,有同事分析认为:“该内勤肯定已经得知消息,所以故意躲了起来,这样蹲守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从长计议。”但熊立有坚持认为,从纪委主办此案到查到线索时间很短,对方要在这么短时间内准备充分地隐藏起来,可能性不大。“当时我分析,很可能是对方发现了我们,就算他要潜逃,也要回家收拾一些东西吧。”熊立有尽力让同事们接受了自己的看法,并说服大家换一个更加隐秘的地方继续监视。

当熊立有和同事们登上该内勤人员家对面的那栋楼时,滑稽的一幕出现了。“当时我爬上顶楼,第一眼看到的是有人正站在顶楼上,双腿在发抖。再仔细一看,这不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吗?”熊立有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至今仍感好笑,“我们在监视他家,他在楼顶上监视我们。”

最后,此案查出该内勤人员所在派出所的所长才是真正在幕后给赌场充当保护伞的元凶,该内勤人员和所长都受到了党纪国法的制裁。“如果我们当时放弃了,可能这个案子就不了了之了。”道县地处湖南边陲,与两广毗邻,如果该内勤回家从容收拾一番再逃往两广,那么违法违纪的派出所所长自然就逃脱了。”熊立有说,查案子有时候靠的就是一股韧劲。

“但有的时候,也要有冲劲。”一次,熊立有奉命调查一起腐败案件,此案涉及道县某局的一名局长,但证据不足,需要向一位曾向该局长行贿的商人取证。这个商人是重庆人,产业颇丰,实力不俗。

“他提出来可以配合我们,但他不来湖南,让我们去桂林见他。”为了将腐败分子绳之以法,熊立有和同事们接受了这一提议。

“在桂林一见面就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来了几台豪华商务车,到我们房间还带了四个身材魁梧的保镖。”熊立有回忆,当时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在一个陌生环境里,一看对方就是在当地“颇有实力”,而且可能有涉黑背景。如果有什么不当甚至起了冲突,己方很可能吃亏。“所幸,几个小时的谈话最终说服了那个老板,成功拿到了证据。”但熊立有至今仍心有余悸,当时如果出现什么差错,后果难以预料。

不惧面对“孤独”

“查案子就像做奥数题,刚拿到题目时很难,但只要用心,肯定能找到突破口,一旦解出来,就会非常有成就感。”熊立有非常享受这种成就感,因为每一个贪官的落马,也就意味着群众的利益得到了保全。

“但有时候,题目的难度不止限于题目本身。”熊立有和很多深处基层的纪检干部一样,对基层复杂的人际关系给办案带来的阻力感触很深。

“你有没有试过被曾经很关照你的领导指着鼻子骂你没良心?”熊立有经历过。在查办一起案件时,一名曾表现不错的同志牵涉其中,一位对熊立有帮助很大的领导有心惜才,希望能尽量保全这位组织培养多年的同志。

老领导让熊立有“酌情考虑”的话刚出口,就被熊立有给顶了回去。老领导当时就发了脾气,觉得熊立有是在敷衍他。“事后我难受了好一阵,但我是一个纪检干部,有违原则的事我不能做,必须实事求是。”再后来,随着案件的进一步深挖,那名同志的问题已远远超出老领导所了解的范畴,那名老领导也就不再埋怨熊立有了。

熊立有说,自成为纪检干部开始,他就有了面对“孤独”的心理准备。这些年,他也不清楚无形中“得罪”了多少人,以及有多少情谊因为这份工作变得疏远,但他从未后悔过。

人的一生会做出很多选择,选择了什么,也就意味着要放弃些什么。熊立有选择成为一名纪检干部,选择了加班和出差,选择在妻子临产前服从组织调派远赴他乡。但熊立有说,他不后悔。就像他的妻子选择嫁给他,就像他穷尽一切,即便在深夜也一定要赶回永州一样。

文章来源丨《清风》杂志第102期

图片来源丨《清风》杂志

相关新闻